一块桂花糕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欲望过敏(喻周)

什么姿势抱的?当然是公主抱啊公主抱自己脑补一下多美好呀是不是!
我觉得我真的是最咸鱼的小透明了,喜欢的太太写的本到家了就嗨了好多天没码文,我真想像她一样做到日更啊(º﹃º )
然后我咸着就咸到了七夕,真好,这一章撞上这个日子。(有黑车

chapter 4

电梯里。
手上抱着的人身上传来的清新的香气让喻文州挺安心的,就像回到了好多好多年前的傍晚,喻文州背着周泽楷,那个不擅长运动却还是执意要陪喻文州踢足球,每次都累的不行的周泽楷,映着夕阳的光走一段一段的路。那时候他身上就有这样的味道,运动过后却不怎么流汗,趴在喻文州肩膀上一呼一吸,让喻文州无形中就那样一天天熟悉起了这样的气息。

电梯空间狭小而又封闭,喻文州开始有些燥热。低头一看怀里的周泽楷,额头上也开始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眉头皱得紧紧的,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但是还没有醒。喻文州想给他擦一擦,无奈,腾不出手来,只好用嘴巴凑近,轻轻吹了吹。
周泽楷似乎很满意这凉凉的一口气,动了动,手也不安分地抬了起来,摸了摸喻文州的胸口,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喻文州听不清。但是此情此景下,气氛暧昧了起来,喻文州一天都没怎么宣泄的情感现在开始翻腾。周泽楷手碰过的胸口越来越热,喻文州心如擂鼓。

喻文州从小家教良好,凡事隐忍克制,但事实上这样并不是太好,情绪又或者感情在心里憋久了,并不会自己像风一样吹走,而是积压在内心深处,越来越多。就像洪水前的累积,一浪一浪拍打着岸边,等着冲垮最后的屏障。所以,他是常常需要在无人时发泄出来的,并不是真的内心不起波澜,而是情绪的爆发他控制得太好,普通人无法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只不过,周泽楷一直都是。

周泽楷乖乖的,因为坐在车里早就把戴了好久的口罩给摘了,喻文州能仔仔细细地看他的脸了。比起小时候更加清晰的轮廓昭示着他们之间隔着的十年。

越盯喻文州越觉得自己就要做点什么,加上情绪的爆发前夕,他头脑有些热,荷尔蒙让一贯冷静的他有些难以自持。
还没等到喻文州做什么,电梯停了下来。



出了电梯,左拐走几步就是喻文州家。到门口,喻文州有点犯难,他不想叫醒周泽楷,可是手又空不出来。最后只好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周泽楷放了下来,想着万一没醒呢。

周泽楷的脚刚着地,就醒了。
视野还模模糊糊的,背后抵着谁的手,骨节分明,触感明显。他看到喻文州在开门,立马站直,咳嗽了一声。
打开房门的喻文州看他一眼,没什么表情,“醒了啊,进来吧。”

周泽楷意识慢慢清晰了起来,他有些局促,想问喻文州好多问题。
这是哪儿?路上发生了什么?黄少天呢?自己怎么上楼走到这儿的……
站在玄关,周泽楷一脸茫然。喻文州转头看他,寥寥数秒后,他说,“这是我住的公寓,就我一个人,路上的酒吧都关门了找不到了,黄少天就先回家了,然后,上楼有电梯的。”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点点头,说“好”。
喻文州觉得他的反应意料之中,却还是有点莫名的烦躁,又说:“你应该也很累了,快洗澡睡觉吧,时差还没倒吧。浴室就在那边,洗漱的东西还有毛巾有你的一份,直接用就行。”
周泽楷听到“有你的一份”愣了一下,有点小开心。乖乖地去拿自己的睡衣。

出了浴室,喻文州指了指一个房间,周泽楷又不高兴了,摇摇头表情冷了下来,“为什么不是一个房间?和以前一样?”
喻文州盯着周泽楷,不说话。
周泽楷内心开始发毛,他知道喻文州的意思,十年前的那天晚上过后就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
他没再说什么,不情不愿进了喻文州指的房间。

喻文州洗澡的时候,大脑充斥着今天在他面前各种各样的周泽楷。血液循环随着热水越来越快,他积压的欲望变成一个个黑色的漩涡,搅得他内心天旋地转。刚才周泽楷问为什么不是一个房间他差一点就动摇了。他不是不想,而是害怕自己这样的状态,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喻文州讨厌今天这样不冷静的自己,烦。

回到自己卧室,他毫无睡意,躺在床上,他盯着天花板发呆,想起了周泽楷身上的味道。屋子里静悄悄的,两个房间门都没有关,而且挨得挺近,喻文州似乎能听到周泽楷有节奏的呼吸声。
心烦意乱,喻文州起身关上了房门。

今年西伯利亚高压太强,G市难得降温到了零度左右。空调风吹得喻文州逐渐有了睡意。
这时候,“咔”的一声,房门动了动。周泽楷走了进来,迷迷糊糊不清醒的样子。
一句话都不说,就往喻文州旁边躺。喻文州苦笑,这都多少年的毛病了怎么十年了还跟个小孩一样。
周泽楷从小就怕冷很怕冷,冬天是一定不能一个人睡被窝的。而且睡着了觉得冷就自己到处找床爬。

周泽楷一躺下,喻文州觉得自己今晚是不用睡了。刚刚平复了一些的心绪又来了。
无巧不巧,周泽楷睡觉还很不安分,把手到处乱摸了一通,最后停在了喻文州腰间。
喻文州本来在电梯就有些忍不住了,现在只觉得血直往头上涌。咬着嘴唇,凑到周泽楷耳朵旁边,“周泽楷,放手,乖乖睡觉。”明明一句命令的话,可是喻文州不自觉就用了小时候哄周泽楷的语气,童年时候的喻文州说只会让人觉得温柔,如今少年音变成清冷的青年音,这句话就变得百转千回,性感不已。
周泽楷听了,不仅不放手,还直接搂上了。嘴里又在说什么,他们俩靠的很近,喻文州听清楚了。
“文州...我...不放,不想...”软软诺诺的一声,带上没睡醒的迷糊,喻文州呼吸粗重了起来,周泽楷从来都是叫他“哥”的,这声文州过后,他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住了。



身体快过意识,他大脑空白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已经吻在了周泽楷的唇上。
明明欲望已经无法克制了,这个吻却依旧干净温柔。喻文州先是舔了一下,周泽楷就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是醒了。
接着喻文州撬开对方的唇齿,感受到了一瞬间的抗拒,他没理,既然今晚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喻文州就决定走下去了,停下来不是他的性格,否则他就不会开始。
舌头在对方口腔内蹭着,周泽楷闷哼了一声,放弃挣扎开始配合。喻文州的手抵着周泽楷的头缠绵,喻文州慢慢加深这个吻,周泽楷觉得一瞬间有些失重的感觉。
然后一只手拉开周泽楷的睡衣,长驱直入,摸到胸前的小点,揪了揪,周泽楷被这下刺激得一下喊了出来,喻文州很满意这个反应。
周泽楷相当敏感,接吻过后,小楷楷已经肿胀得吓人,喻文州看到他也起了反应更加兴奋,他其实一直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不管是当年的决定,还是今天的妥协。
但是他不想管这么多了,吻在周泽楷的脖子上,手慢慢下移,在周泽楷肚子上画圈圈,周泽楷抖了抖,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喻文州抓住他的欲望,周泽楷又是一阵呻吟。
伴随着喻文州的动作,周泽楷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他凑到喻文州耳边“文州,我要去了。”喻文州没回答,但是也没放手。周泽楷伸手想去让喻文州松开,一伸过去,就触到了一个更热更硬的东西。周泽楷明白了,他知道喻文州也忍得很辛苦。于是开始扯喻文州的裤子。喻文州手没动了,可是快感依然很强烈,没有释放大脑依旧是钝的。
周泽楷笨拙的包裹住喻文州的欲望,一上一下地动着,喻文州闭上眼睛,紧闭的唇齿间泄出几声充满情欲的低语。
他忍不住又开始吻周泽楷,身体的上上下下,他真的想宣誓主权一样一处处都做上标记。
整个房间充斥着喘息声,喻文州脑袋要炸开了,手上继续动作。
不一会儿两个人都交付在对方手中,满手都滑滑的。然后周泽楷就躺倒了,毕竟舟车劳顿之后本来就很累了。喻文州的欲火虽然还并没有完全压下去,但是他已经清醒了不少,他也明白接下去还能做什么,但是理智告诉他还太早,看着周泽楷躺了下去他也就没再说什么,去洗手间拿了卫生纸擦了擦,就挨着周泽楷躺下了。

今天晚上这到底算什么呢,他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这十年好像让周泽楷变了好多,他们之间似乎又忽然近了些。
看着周泽楷已经睡熟的脸,喻文州发了一会儿呆,意识也模糊了起来,睡着了。

tbc.
黑车吧这就是。说好上一周搞一更就到了现在,感觉我其实都不会开车吧,而且预感我这篇好像十章内都讲不完啊....我不能咸鱼了,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再更(´△`)可能还有回忆杀嘛加上主周视角的

欲望过敏(喻周)

chapter3

机场。
喻文州盯着周泽楷很久,准确来说周泽楷今天进入他的视线开始他就没把目光挪开过。
周泽楷听到喻文州的那句“欢迎回家”先是有些茫然的样子,至少眼神是那样,他戴着口罩,其实喻文州看不清他的完整表情,只能靠对他的了解来自己脑补一下,毕竟这张脸这个人是他这么多年来最熟悉之一了。

可是黄少天搭在他肩膀上的爪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刺眼呢?

突然,黄少天松开手,说:“我去上个厕所啊,等我。”屁颠屁颠跑走了。心想:“我怎么又记起来第一次见喻文州的时候的事了?”

然后喻文州看到周泽楷定了定神,眼神对焦了一会儿,猝不及防,和自己对视了。喻文州的心在目光相接的那一刹那猛然提起,下意识地抿了抿嘴,也就在那一刹那他看到周泽楷慌忙移开了眼睛。
心猛地摔下来,上天入地不过这几秒钟。
呵,喻文州你在期待什么。

周泽楷继续用静默回应喻文州,喻文州想再说什么,也生生给压了回去。空气中只飘着两人呼出来的热气,和暧昧的尴尬。
任是一向冷静的喻文州,此时平静外表下面的内心也有些小慌张。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要叫黄少天来的原因,他特别害怕这样,毕竟在外面他并不可能提起当年的事,他也不打算刚见面就说起完全不愉快的回忆去触发两方的爆点,但那件事不说清楚他们俩也就永远隔着一条河,必须第三个人——和他俩都熟的第三个人调调气氛。

黄少天回来,敏锐如他,觉得这气氛不太对。黄少天一直觉得他俩当年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是每次想问就想起喻文州那天早上惨白的脸,于是也就打住了。他并不是喜欢戳别人痛点的人。自己兄弟的伤心事非要问来问去也挺娘炮的,特别后来看到他们两人在三人的微信群里聊的还是挺好的,就总对自己说:是我想多了吧,然后作罢。
今天真的有些受不了这莫名其妙的沉默了,他觉得当初的问题应该是早就解决了,现在看来真是完全不是啊。他不想再多想,开始打着哈哈,推着周泽楷向前走。“快走走走,发什么楞啊,这里怪冷的,文州快点开车带我们去暖和点的地方喝酒叙旧啊!”喻文州愣了愣,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慢慢地跟在他们俩的身后。好几次想走快一些和他们并排,还是收住了脚。

喻文州坐上驾驶座,周泽楷和黄少天坐在后座,车内呼呼的暖气吹得人有些恍惚。
一月初的G市温度其实并不低,只是空气中水汽太重,让人觉得刺骨的寒。驶出机场专用通道,来到市区,也不过刚刚九点多,街上却已是空空荡荡的了。
喻文州顺着以往去过的酒吧一个个找去,无奈这大冬天的本来蹦迪的人就少,加上今天这特别的低温,更是让人没了兴致,大多数酒吧跟约好了似的都已经打烊了。找了四五家,无果。
本来黄少天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了好多段子,一度车里气氛特别热烈,但是不知不觉就安静了下来。喻文州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头想跟他们说明情况。

周泽楷坐在后座右手边,喻文州一转头就看到的地方。累了一天加上时差完全没倒,此刻是靠着窗子睡着了,路灯的光倾泻在他的脸上,映出睫毛的影子,看起来特别好看也特别乖。喻文州心脏漏了一拍,刚刚心里攒起来的失落感突然就散了一半。
不过理智让他没有盯着出神,还是直接小声地跟黄少天说了。

喻文州就那一秒的出神和松了一口气的释然怎么可能躲过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选手的眼睛,黄少天冲他挤眉弄眼,“不然今天三人叙旧就算了吧,我看他也累了,直接去你家吧,反正你那么大屋不也就你一个人住么?让他睡你客房。”顿了顿,“醒了就好好聊聊,别像刚才那样,真jb看着难受你们俩。”
喻文州一面还是有些担心,一面又清晰地知道自己内心想和周泽楷单独呆在一起的冲动。再一听黄少天这机灵劲儿,心情又好了不少,笑了笑:“你懂个p,还有,谢了。”

黄少天到家后,喻文州下车,说了一句,“少天,当年的事,瞒了这么多年挺对不住的,改天跟你说清楚。”
“还知道对不住啊,快把事情给解决了你天哥就原谅你!听到没啊文州小弟!”
喻文州没说话,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车里,心里想,“不过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到自己的住处的楼下,停好车。
喻文州确定周泽楷睡的很熟,就直接双手把他抱了起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tbc.
感觉我咸了好久啊,争取最近多更一些好了。
下一章大概让人血脉喷张吧....

欲望过敏(喻周)


chapter2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母亲是大学时期的闺蜜,两人婚后又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时常抱着孩子串门,或者一起结伴旅行,两家关系可谓十分热络,甚至喻文州和周泽楷也因此各多了一个干妈。两人的房间里在他们有意识起就是放着两张床的,以便一方的父母有要事时借宿。
两人从小的记忆里就都是对方的影子。
六岁后,喻文州率先踏入了小学的大门,一年后,周泽楷也如期上了同一所小学。
十二岁,喻文州小学毕业考上了区里的重点,一年后,周泽楷穿着同一所学校的校服去找喻文州一起回家。中考喻文州以区里第一进入全市最好的中学,周泽楷也紧随其后。
两人就这样一起走那条回家的路走了九年,彼此认识了十七年之后,喻文州高三,周泽楷出国留学,并未参加高考,留下了喻文州一个人奋斗。

其实也不是一个人,还有黄少天。
周泽楷和黄少天是同级生。两人小学是同班同学。周泽楷沉静内敛,小学最多的时间都拿来看各种各样的课外书,时常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虽然各项成绩都十分优秀但性格使然终究不是一个在班里呼风唤雨的人。而黄少天阳光活泼,热心积极,成绩也很不错,是班级里的孩子王,年级里的大红人,老师的心头肉。本来应该是平行线的两个人,却因为四年级时的一件事让他们撞到了一起。
小时候虽然不可能真正懂情啊爱什么的,但是黄少天小朋友就觉得自己懂了。他喜欢上了隔壁班的班花,用一个月和对方混熟了之后就表白了,本来觉得势在必得,黄少天都想好以后周末要和这个女孩子一起手牵手去公园玩了。可是女孩听了黄少天的话,略微低下了头,用有些对不起的口吻说:“不行啊...我...我喜欢的不是你。”黄少天突然就懵了,四年级的他觉得太丢脸了,不服气地问:“那是谁啊?方便告诉我吗?”女孩支吾了一下,握紧了拳头,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是你们班的周...周泽楷,对...对不起。”说完就红着脸跑开了,留下黄少天十分郁闷地在原地沉思。
周泽楷?我们班那个每次考年级前三的?我怎么感觉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啊?

这之后,作为班长,以前从来不怎么使唤周泽楷的黄少天开始大事小事都要找周泽楷帮忙,周泽楷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拒绝,安安静静地把事情办好。
小学生喜欢讨厌都来的直接,黄少天虽然知道他被拒绝的事本来也不怪周泽楷,但是心里还是十分不爽,总是要发泄出来。本来想着周泽楷哪件事没做好可以瞅着机会装模作样批评他一顿,可是周泽楷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黄少天气的牙痒痒,不久之后,只得作罢。
但是事情总是无巧不巧,正是因为黄少天老是找周泽楷帮忙,让周泽楷的存在感在短时间内突然强了不少,很多人这才注意到这个成绩优异的少年到底生的何种相貌。
四年级的周泽楷已经逐渐长开,俊秀得很,女孩子们陆陆续续也到了看脸的年纪,私下开始偷偷议论,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周泽楷“级草”的名号传遍了全校,下课总是有不少别的年级别的班的女生千里迢迢来站在窗边,就为了一睹周泽楷低头看书的样子。
可当事人呢,仿佛不知道一切一般(其实是真的不知道),一切如常,甚至连情书都没收到一封。因为他太安静,给女孩子的印象是高冷的不行,所以并没有女生敢轻易接近他。但是,这还是让以前的级草候选人黄少天不高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后来,甚至连黄少天表白被拒因为周泽楷的八卦都被神人扒了出来,一时间年级里各种风言风语。不少女生都觉得黄少天先前针对周泽楷就是在报复,太小心眼了。加上各种人的添油加醋这让黄少天一下子几乎“身败名裂”。

这事甚至传到了上一级的喻文州耳朵里,放学回家的路上,喻文州问周泽楷时,周泽楷还是一脸的不知情,喻文州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说:“小周,反正如果遇到麻烦,记得一定跟我说!”周泽楷点点头,回味着刚才头上的触感。

不久后,有人鼓起勇气来主动问周泽楷传言的事情了。周泽楷本来完全不知情,但是喻文州陆陆续续跟他说了一些,他也就大概明白了当前的状况。于是别人问他时,他直接回答:“没有,我自愿帮忙的。”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黄少天虽然找他帮忙打扰他看书但的确没让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所以,就在黄少天灰心丧气好久之后,传言就这么神奇地被另一个当事人“澄清”了!黄少天惊讶过后是满心的感激。说实话,传言刚出现的时候,他本来是想直接找周泽楷谈谈的,顺便道歉,因为自己找周泽楷帮忙的确有那么些“报复”的意味。可是他清楚周泽楷不爱说话的特点,害怕直接找他会显得自己在威胁别人似的,就放弃了。一直都在想着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这段时间黄少天都在四处做好事弥补自己的形象。谁知道突然就有了这么一出。
第二天黄少天就跑到周泽楷跟前,递上一张纸条,写着“大恩大德,来日必有重谢。”周泽楷抬头望了望他,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黄少天开始下课主动找周泽楷聊天,虽然一开始周泽楷有些抗拒,毕竟以前下课自己看书久了并不习惯和人聊天。准确说他从小到大说话对象基本就只有自己父母和喻文州一家人了。所以经常是黄少天喋喋不休,周泽楷回个一句两句,但是这已经对于周泽楷来说是很大进展了。时间一长,周泽楷也慢慢习惯,两人真的就熟了起来。

黄少天突然有一天父母不来接,一问发现周泽楷和自己住同一个小区之后于是就吵着嚷着要和周泽楷一起回家,周泽楷不是特别愿意,毕竟一直都是和喻文州一起的,但是想了想是特殊情况,就点了点头。黄少天开心地揽住周泽楷的肩,准备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周泽楷拉住他,说:“等一等,五年级的喻文州和我们一起回家,他是我的朋友。”
“哦,就是那个每天收到无数情书的学长喻文州?”黄少天有些吃惊,他并不认识喻文州但是对这个成绩又好长得不错性格温和的红人也是早有耳闻,他居然和周泽楷很熟的样子,这世界真奇妙。
周泽楷一直不清楚这些事情,就先是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说:“只有一个喻文州。”黄少天噗呲一下被逗乐了。
抬头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到黄少天搭在周泽楷肩膀上的手,微微皱了皱眉,黄少天的手自然而然地就放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好像有什么压力似的。走近,是传闻中温和的喻文州。他微微一笑,转向有点点不知所措的周泽楷,说“别急,慢慢告诉我,怎么啦?”周泽楷说清楚之后,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这样的话,就一起走吧。小周最近心情挺好的,谢谢你。”一直以来活泼的黄少天突然就局促了起来,毕竟喻文州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同龄人没有的沉稳。他冲喻文州笑了笑,说:“小事,周泽楷同学可是我的大恩人!”

三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黄少天觉得挺开心,后来干脆就不要父母接送了,每天和他俩一起上学放学了。喻文州没什么意见,周泽楷看喻文州没意见也就没多说什么。黄少天逐渐发现喻文州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就渐渐忘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喻文州不小心透漏出的敌意和压迫感。只是这成了很多年后他拿来嘲笑喻文州的一个经典案例。

三人关系越来越铁,也一直同一所学校。然后,一年秋天周泽楷大病一周没有上学之后,就出国了。
黄少天知道后周泽楷已经在飞机上了,他和喻文州一起上学的路上疯狂吐槽周泽楷不仗义,生病了不让人去看他,出国也都不说一声,而且还不用参加国内高考过独木桥。说着说着,转头看了看旁边一直安静的喻文州。
黄少天一下不说话了。
喻文州脸色惨白,目光有些呆滞,盲目地向前走着,并未发现黄少天的突然静默。

喻文州一定比自己难过太多倍了。黄少天想着,拍了拍喻文州的背:“兄弟别伤心,他走了还不是有我,再说了他又不是不回来了!高三了,专心学习啊文州哥!”
喻文州恍惚了一下,思绪被拉了回来,收好自己的神情,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嗯。”
心里却苦涩难耐,“周泽楷,到底为什么?”

-tbc

这一章在黄少天身上花了很多笔墨,给闺密看,她问我这篇不会有黄少天这个虐点吧,我明确说一下:绝对不会有这种朋友三角恋的虐点!不会!
我写这章主要就是说清楚他们三人的渊源,然后一堆细节和铺垫啦。
最后,谢谢喜欢,希望有一些简短的读后感(写的这么一般还要读后感←_←),最后请千万不要转载!

欲望过敏(喻周)


chapter 1

“明天,回国。”
一条微信消息突然弹出,正在和朋友聊天的喻文州一怔。这是那人招牌式的发消息习惯——简洁,超简洁!
喻文州确信自己认识的人当中绝对没有这样的第二个人。点开消息框,嘴角微微上扬,的确是他。

快速组织好语言打上去,喻文州准备按下发送,一看时间,才刚收到消息一分钟,他有些犹豫,于是退出聊天框放下手机开始在自己房间走来走去。

周泽楷。周泽楷。周泽楷。
喻文州此刻内心满是这个名字,心跳以清晰可感的速度变快着。

你看,十年过去了,你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坦然,对任何事情都运筹帷幄,再次面对他也可以不经意间放准自己的姿态,不越雷池半步的。
可是为什么只是听到这个简单的消息,人都还没见到,你就如此不冷静了?
喻文州啊喻文州,十年给你,你还是依然和当年一样呐。
喻文州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自嘲道。

十几分钟过去,喻文州才再次拿起手机,把消息发了出去:“要回来了啊,具体什么时间告诉我,我不忙的话就去接你。”
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又打了一条“我很想你。”
发觉后赶紧删除,当然并没有发出。
喻文州把手机放在桌上,静静看着自己的最后一条消息,等它被新的一条推上去。手机屏幕五分钟亮屏过后自动锁屏,熄灭。喻文州按开。又熄灭。再按开。终于二十几分钟后,一条新消息来了:“晚上八点,白云机场。”

第二天晚上七点,喻文州就已经到了白云机场。和同事换了班,下午四点就匆匆回了家,收拾好自己,给周泽楷回了条信息:“我今天挺闲的,去接你!”发完又给黄少天打了个电话跟他说明了情况后就匆匆往机场赶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急什么,都说好了要回来,人还能跑了不成?
七点半,黄少天到了机场。“靠靠靠靠靠靠靠!周泽楷这货难得回来一趟都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你告诉我今天我哪能知道要来啊!”喻文州没回答,听着黄少天的话心里有一些微微的浮动,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
黄少天早已习惯喻文州时常对自己垃圾话的不搭腔,继续说到:“果然周泽楷到现在还记着我小时候欺负他那笔账呢!”
喻文州微微一笑,说:“哪有这么复杂,他只是知道我会告诉你。”
黄少天听了随口打着哈哈:“喻文州你就知道为他说话,十年你怎么就一点都没变,我这十年还都陪你身边称兄道弟行走江湖呢,你就总是记着这个隔着一整个太平洋的小子!真偏心!从小到大,把他当你亲弟弟还是亲儿子啊?”
喻文州听黄少天胡说八道也没打断他,毕竟还是有些说的挺对的。不过关键是喻文州现在脑子里都是飞机怎么还没来,周泽楷怎么还没出来,无暇顾及别的。他表面上还是淡定如常,可内心早就翻江倒海了。

不久后广播通报航班抵达,接着人流从出站口涌出,黄少天停下不再说话,和喻文州两人一边退了几步,以免被人流冲散,一边四处张望着,寻着许久未见的人。

喻文州好半天都没看到那个日思夜想的身影,不知不觉手心都微微出了汗。 突然电话振动了起来。
喻文州一惊,赶紧按了接听。
“……”只有呼吸声,然后背景音是周围不用透过听筒都存在的嘈杂。
喻文州没有看是谁就接了电话,尽管如此,呼吸声他太过熟悉了。“小周?在哪儿?”喻文州掩盖住语气中的焦急情绪。“在……”对面刚要回答,喻文州赶忙又补充了一句:“我和少天找了你好久都找不到,少天他吵吵嚷嚷好半天了。”

“……嗯”对面听完,停顿了好一会儿,好似在下什么决心,终于回答:“少天哥也来了啊,我在A出口。”语气中掺杂着一些喜悦的味道。
喻文州听着对方的情绪变化心一下子被什么揪了一下,不过又立马回过神来,“好,你等着,我们马上到。”


挂断电话,周泽楷还是有些呆滞——想好的二人重逢,一起从机场回家,说说这些年的彼此,明天再去见其他朋友故人的,这一切计划都被喻文州主动叫来黄少天打乱了。叹了一口气,又想,自己顿住那里的失落是被后来的装出来的开心掩盖了吧。
然后抬头,望见了向他跑来的黄少天。
后面是款款走来的喻文州,机场的灯从喻文州背后照过来,晃的周泽楷有一瞬间睁不开眼睛。

黄少天冲过来就搭上了周泽楷的肩:“哥们这十年学习辛苦了!回来好,回来好,和以前一样,跟着我和文州快活今生!”周泽楷点点头,说:“好,少天哥。”

喻文州也走到了他跟前,黄少天和周泽楷并排而立,而喻文州和他相对而视。
两人目光交汇,喻文州仍是眉间带笑的模样,说:“欢迎回家。”

tbc.

×开坑说一下
站的cp的粮实在是太少了,于是选择了自己开坑。文笔凑合请见谅,有ooc也请见谅,不过还是希望这符合你们心中的鱼和小周吧!
然后最慢每周一更!快的话每周三更?(大概如此...
应该是中长篇,嗯。
BGM 宿羽阳《重逢》

想开坑写喻周喻,不知道有没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