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桂花糕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欲望过敏(喻周)


chapter2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母亲是大学时期的闺蜜,两人婚后又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时常抱着孩子串门,或者一起结伴旅行,两家关系可谓十分热络,甚至喻文州和周泽楷也因此各多了一个干妈。两人的房间里在他们有意识起就是放着两张床的,以便一方的父母有要事时借宿。
两人从小的记忆里就都是对方的影子。
六岁后,喻文州率先踏入了小学的大门,一年后,周泽楷也如期上了同一所小学。
十二岁,喻文州小学毕业考上了区里的重点,一年后,周泽楷穿着同一所学校的校服去找喻文州一起回家。中考喻文州以区里第一进入全市最好的中学,周泽楷也紧随其后。
两人就这样一起走那条回家的路走了九年,彼此认识了十七年之后,喻文州高三,周泽楷出国留学,并未参加高考,留下了喻文州一个人奋斗。

其实也不是一个人,还有黄少天。
周泽楷和黄少天是同级生。两人小学是同班同学。周泽楷沉静内敛,小学最多的时间都拿来看各种各样的课外书,时常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虽然各项成绩都十分优秀但性格使然终究不是一个在班里呼风唤雨的人。而黄少天阳光活泼,热心积极,成绩也很不错,是班级里的孩子王,年级里的大红人,老师的心头肉。本来应该是平行线的两个人,却因为四年级时的一件事让他们撞到了一起。
小时候虽然不可能真正懂情啊爱什么的,但是黄少天小朋友就觉得自己懂了。他喜欢上了隔壁班的班花,用一个月和对方混熟了之后就表白了,本来觉得势在必得,黄少天都想好以后周末要和这个女孩子一起手牵手去公园玩了。可是女孩听了黄少天的话,略微低下了头,用有些对不起的口吻说:“不行啊...我...我喜欢的不是你。”黄少天突然就懵了,四年级的他觉得太丢脸了,不服气地问:“那是谁啊?方便告诉我吗?”女孩支吾了一下,握紧了拳头,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说了出来:“是你们班的周...周泽楷,对...对不起。”说完就红着脸跑开了,留下黄少天十分郁闷地在原地沉思。
周泽楷?我们班那个每次考年级前三的?我怎么感觉都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啊?

这之后,作为班长,以前从来不怎么使唤周泽楷的黄少天开始大事小事都要找周泽楷帮忙,周泽楷虽然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拒绝,安安静静地把事情办好。
小学生喜欢讨厌都来的直接,黄少天虽然知道他被拒绝的事本来也不怪周泽楷,但是心里还是十分不爽,总是要发泄出来。本来想着周泽楷哪件事没做好可以瞅着机会装模作样批评他一顿,可是周泽楷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黄少天气的牙痒痒,不久之后,只得作罢。
但是事情总是无巧不巧,正是因为黄少天老是找周泽楷帮忙,让周泽楷的存在感在短时间内突然强了不少,很多人这才注意到这个成绩优异的少年到底生的何种相貌。
四年级的周泽楷已经逐渐长开,俊秀得很,女孩子们陆陆续续也到了看脸的年纪,私下开始偷偷议论,一传十十传百,不久,周泽楷“级草”的名号传遍了全校,下课总是有不少别的年级别的班的女生千里迢迢来站在窗边,就为了一睹周泽楷低头看书的样子。
可当事人呢,仿佛不知道一切一般(其实是真的不知道),一切如常,甚至连情书都没收到一封。因为他太安静,给女孩子的印象是高冷的不行,所以并没有女生敢轻易接近他。但是,这还是让以前的级草候选人黄少天不高兴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是这样的结果。
后来,甚至连黄少天表白被拒因为周泽楷的八卦都被神人扒了出来,一时间年级里各种风言风语。不少女生都觉得黄少天先前针对周泽楷就是在报复,太小心眼了。加上各种人的添油加醋这让黄少天一下子几乎“身败名裂”。

这事甚至传到了上一级的喻文州耳朵里,放学回家的路上,喻文州问周泽楷时,周泽楷还是一脸的不知情,喻文州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周泽楷的头,说:“小周,反正如果遇到麻烦,记得一定跟我说!”周泽楷点点头,回味着刚才头上的触感。

不久后,有人鼓起勇气来主动问周泽楷传言的事情了。周泽楷本来完全不知情,但是喻文州陆陆续续跟他说了一些,他也就大概明白了当前的状况。于是别人问他时,他直接回答:“没有,我自愿帮忙的。”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黄少天虽然找他帮忙打扰他看书但的确没让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所以,就在黄少天灰心丧气好久之后,传言就这么神奇地被另一个当事人“澄清”了!黄少天惊讶过后是满心的感激。说实话,传言刚出现的时候,他本来是想直接找周泽楷谈谈的,顺便道歉,因为自己找周泽楷帮忙的确有那么些“报复”的意味。可是他清楚周泽楷不爱说话的特点,害怕直接找他会显得自己在威胁别人似的,就放弃了。一直都在想着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这段时间黄少天都在四处做好事弥补自己的形象。谁知道突然就有了这么一出。
第二天黄少天就跑到周泽楷跟前,递上一张纸条,写着“大恩大德,来日必有重谢。”周泽楷抬头望了望他,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黄少天开始下课主动找周泽楷聊天,虽然一开始周泽楷有些抗拒,毕竟以前下课自己看书久了并不习惯和人聊天。准确说他从小到大说话对象基本就只有自己父母和喻文州一家人了。所以经常是黄少天喋喋不休,周泽楷回个一句两句,但是这已经对于周泽楷来说是很大进展了。时间一长,周泽楷也慢慢习惯,两人真的就熟了起来。

黄少天突然有一天父母不来接,一问发现周泽楷和自己住同一个小区之后于是就吵着嚷着要和周泽楷一起回家,周泽楷不是特别愿意,毕竟一直都是和喻文州一起的,但是想了想是特殊情况,就点了点头。黄少天开心地揽住周泽楷的肩,准备往校门口的方向走,周泽楷拉住他,说:“等一等,五年级的喻文州和我们一起回家,他是我的朋友。”
“哦,就是那个每天收到无数情书的学长喻文州?”黄少天有些吃惊,他并不认识喻文州但是对这个成绩又好长得不错性格温和的红人也是早有耳闻,他居然和周泽楷很熟的样子,这世界真奇妙。
周泽楷一直不清楚这些事情,就先是摇了摇头又点点头,说:“只有一个喻文州。”黄少天噗呲一下被逗乐了。
抬头就看到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从楼梯上走下来,看到黄少天搭在周泽楷肩膀上的手,微微皱了皱眉,黄少天的手自然而然地就放了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好像有什么压力似的。走近,是传闻中温和的喻文州。他微微一笑,转向有点点不知所措的周泽楷,说“别急,慢慢告诉我,怎么啦?”周泽楷说清楚之后,喻文州看了看黄少天:“这样的话,就一起走吧。小周最近心情挺好的,谢谢你。”一直以来活泼的黄少天突然就局促了起来,毕竟喻文州身上散发出来的是同龄人没有的沉稳。他冲喻文州笑了笑,说:“小事,周泽楷同学可是我的大恩人!”

三人,一起踏上了回家的路。
黄少天觉得挺开心,后来干脆就不要父母接送了,每天和他俩一起上学放学了。喻文州没什么意见,周泽楷看喻文州没意见也就没多说什么。黄少天逐渐发现喻文州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也就渐渐忘记了第一次见面时候喻文州不小心透漏出的敌意和压迫感。只是这成了很多年后他拿来嘲笑喻文州的一个经典案例。

三人关系越来越铁,也一直同一所学校。然后,一年秋天周泽楷大病一周没有上学之后,就出国了。
黄少天知道后周泽楷已经在飞机上了,他和喻文州一起上学的路上疯狂吐槽周泽楷不仗义,生病了不让人去看他,出国也都不说一声,而且还不用参加国内高考过独木桥。说着说着,转头看了看旁边一直安静的喻文州。
黄少天一下不说话了。
喻文州脸色惨白,目光有些呆滞,盲目地向前走着,并未发现黄少天的突然静默。

喻文州一定比自己难过太多倍了。黄少天想着,拍了拍喻文州的背:“兄弟别伤心,他走了还不是有我,再说了他又不是不回来了!高三了,专心学习啊文州哥!”
喻文州恍惚了一下,思绪被拉了回来,收好自己的神情,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嗯。”
心里却苦涩难耐,“周泽楷,到底为什么?”

-tbc

这一章在黄少天身上花了很多笔墨,给闺密看,她问我这篇不会有黄少天这个虐点吧,我明确说一下:绝对不会有这种朋友三角恋的虐点!不会!
我写这章主要就是说清楚他们三人的渊源,然后一堆细节和铺垫啦。
最后,谢谢喜欢,希望有一些简短的读后感(写的这么一般还要读后感←_←),最后请千万不要转载!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