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桂花糕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欲望过敏(喻周)

chapter3

机场。
喻文州盯着周泽楷很久,准确来说周泽楷今天进入他的视线开始他就没把目光挪开过。
周泽楷听到喻文州的那句“欢迎回家”先是有些茫然的样子,至少眼神是那样,他戴着口罩,其实喻文州看不清他的完整表情,只能靠对他的了解来自己脑补一下,毕竟这张脸这个人是他这么多年来最熟悉之一了。

可是黄少天搭在他肩膀上的爪子今天怎么就这么刺眼呢?

突然,黄少天松开手,说:“我去上个厕所啊,等我。”屁颠屁颠跑走了。心想:“我怎么又记起来第一次见喻文州的时候的事了?”

然后喻文州看到周泽楷定了定神,眼神对焦了一会儿,猝不及防,和自己对视了。喻文州的心在目光相接的那一刹那猛然提起,下意识地抿了抿嘴,也就在那一刹那他看到周泽楷慌忙移开了眼睛。
心猛地摔下来,上天入地不过这几秒钟。
呵,喻文州你在期待什么。

周泽楷继续用静默回应喻文州,喻文州想再说什么,也生生给压了回去。空气中只飘着两人呼出来的热气,和暧昧的尴尬。
任是一向冷静的喻文州,此时平静外表下面的内心也有些小慌张。这也就是他为什么要叫黄少天来的原因,他特别害怕这样,毕竟在外面他并不可能提起当年的事,他也不打算刚见面就说起完全不愉快的回忆去触发两方的爆点,但那件事不说清楚他们俩也就永远隔着一条河,必须第三个人——和他俩都熟的第三个人调调气氛。

黄少天回来,敏锐如他,觉得这气氛不太对。黄少天一直觉得他俩当年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但是每次想问就想起喻文州那天早上惨白的脸,于是也就打住了。他并不是喜欢戳别人痛点的人。自己兄弟的伤心事非要问来问去也挺娘炮的,特别后来看到他们两人在三人的微信群里聊的还是挺好的,就总对自己说:是我想多了吧,然后作罢。
今天真的有些受不了这莫名其妙的沉默了,他觉得当初的问题应该是早就解决了,现在看来真是完全不是啊。他不想再多想,开始打着哈哈,推着周泽楷向前走。“快走走走,发什么楞啊,这里怪冷的,文州快点开车带我们去暖和点的地方喝酒叙旧啊!”喻文州愣了愣,点点头,也没说什么,慢慢地跟在他们俩的身后。好几次想走快一些和他们并排,还是收住了脚。

喻文州坐上驾驶座,周泽楷和黄少天坐在后座,车内呼呼的暖气吹得人有些恍惚。
一月初的G市温度其实并不低,只是空气中水汽太重,让人觉得刺骨的寒。驶出机场专用通道,来到市区,也不过刚刚九点多,街上却已是空空荡荡的了。
喻文州顺着以往去过的酒吧一个个找去,无奈这大冬天的本来蹦迪的人就少,加上今天这特别的低温,更是让人没了兴致,大多数酒吧跟约好了似的都已经打烊了。找了四五家,无果。
本来黄少天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了好多段子,一度车里气氛特别热烈,但是不知不觉就安静了下来。喻文州把车停在路边,转过头想跟他们说明情况。

周泽楷坐在后座右手边,喻文州一转头就看到的地方。累了一天加上时差完全没倒,此刻是靠着窗子睡着了,路灯的光倾泻在他的脸上,映出睫毛的影子,看起来特别好看也特别乖。喻文州心脏漏了一拍,刚刚心里攒起来的失落感突然就散了一半。
不过理智让他没有盯着出神,还是直接小声地跟黄少天说了。

喻文州就那一秒的出神和松了一口气的释然怎么可能躲过机会主义者黄少天选手的眼睛,黄少天冲他挤眉弄眼,“不然今天三人叙旧就算了吧,我看他也累了,直接去你家吧,反正你那么大屋不也就你一个人住么?让他睡你客房。”顿了顿,“醒了就好好聊聊,别像刚才那样,真jb看着难受你们俩。”
喻文州一面还是有些担心,一面又清晰地知道自己内心想和周泽楷单独呆在一起的冲动。再一听黄少天这机灵劲儿,心情又好了不少,笑了笑:“你懂个p,还有,谢了。”

黄少天到家后,喻文州下车,说了一句,“少天,当年的事,瞒了这么多年挺对不住的,改天跟你说清楚。”
“还知道对不住啊,快把事情给解决了你天哥就原谅你!听到没啊文州小弟!”
喻文州没说话,点了点头,转身回到车里,心里想,“不过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到自己的住处的楼下,停好车。
喻文州确定周泽楷睡的很熟,就直接双手把他抱了起来,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tbc.
感觉我咸了好久啊,争取最近多更一些好了。
下一章大概让人血脉喷张吧....

评论(9)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