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块桂花糕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欲望过敏(喻周)

什么姿势抱的?当然是公主抱啊公主抱自己脑补一下多美好呀是不是!
我觉得我真的是最咸鱼的小透明了,喜欢的太太写的本到家了就嗨了好多天没码文,我真想像她一样做到日更啊(º﹃º )
然后我咸着就咸到了七夕,真好,这一章撞上这个日子。(有黑车

chapter 4

电梯里。
手上抱着的人身上传来的清新的香气让喻文州挺安心的,就像回到了好多好多年前的傍晚,喻文州背着周泽楷,那个不擅长运动却还是执意要陪喻文州踢足球,每次都累的不行的周泽楷,映着夕阳的光走一段一段的路。那时候他身上就有这样的味道,运动过后却不怎么流汗,趴在喻文州肩膀上一呼一吸,让喻文州无形中就那样一天天熟悉起了这样的气息。

电梯空间狭小而又封闭,喻文州开始有些燥热。低头一看怀里的周泽楷,额头上也开始有了一层细密的汗,眉头皱得紧紧的,看起来很不舒服的样子,但是还没有醒。喻文州想给他擦一擦,无奈,腾不出手来,只好用嘴巴凑近,轻轻吹了吹。
周泽楷似乎很满意这凉凉的一口气,动了动,手也不安分地抬了起来,摸了摸喻文州的胸口,嘴里还嘟囔着什么,喻文州听不清。但是此情此景下,气氛暧昧了起来,喻文州一天都没怎么宣泄的情感现在开始翻腾。周泽楷手碰过的胸口越来越热,喻文州心如擂鼓。

喻文州从小家教良好,凡事隐忍克制,但事实上这样并不是太好,情绪又或者感情在心里憋久了,并不会自己像风一样吹走,而是积压在内心深处,越来越多。就像洪水前的累积,一浪一浪拍打着岸边,等着冲垮最后的屏障。所以,他是常常需要在无人时发泄出来的,并不是真的内心不起波澜,而是情绪的爆发他控制得太好,普通人无法是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只不过,周泽楷一直都是。

周泽楷乖乖的,因为坐在车里早就把戴了好久的口罩给摘了,喻文州能仔仔细细地看他的脸了。比起小时候更加清晰的轮廓昭示着他们之间隔着的十年。

越盯喻文州越觉得自己就要做点什么,加上情绪的爆发前夕,他头脑有些热,荷尔蒙让一贯冷静的他有些难以自持。
还没等到喻文州做什么,电梯停了下来。



出了电梯,左拐走几步就是喻文州家。到门口,喻文州有点犯难,他不想叫醒周泽楷,可是手又空不出来。最后只好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周泽楷放了下来,想着万一没醒呢。

周泽楷的脚刚着地,就醒了。
视野还模模糊糊的,背后抵着谁的手,骨节分明,触感明显。他看到喻文州在开门,立马站直,咳嗽了一声。
打开房门的喻文州看他一眼,没什么表情,“醒了啊,进来吧。”

周泽楷意识慢慢清晰了起来,他有些局促,想问喻文州好多问题。
这是哪儿?路上发生了什么?黄少天呢?自己怎么上楼走到这儿的……
站在玄关,周泽楷一脸茫然。喻文州转头看他,寥寥数秒后,他说,“这是我住的公寓,就我一个人,路上的酒吧都关门了找不到了,黄少天就先回家了,然后,上楼有电梯的。”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点点头,说“好”。
喻文州觉得他的反应意料之中,却还是有点莫名的烦躁,又说:“你应该也很累了,快洗澡睡觉吧,时差还没倒吧。浴室就在那边,洗漱的东西还有毛巾有你的一份,直接用就行。”
周泽楷听到“有你的一份”愣了一下,有点小开心。乖乖地去拿自己的睡衣。

出了浴室,喻文州指了指一个房间,周泽楷又不高兴了,摇摇头表情冷了下来,“为什么不是一个房间?和以前一样?”
喻文州盯着周泽楷,不说话。
周泽楷内心开始发毛,他知道喻文州的意思,十年前的那天晚上过后就和以前一点也不一样了。
他没再说什么,不情不愿进了喻文州指的房间。

喻文州洗澡的时候,大脑充斥着今天在他面前各种各样的周泽楷。血液循环随着热水越来越快,他积压的欲望变成一个个黑色的漩涡,搅得他内心天旋地转。刚才周泽楷问为什么不是一个房间他差一点就动摇了。他不是不想,而是害怕自己这样的状态,做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情。
喻文州讨厌今天这样不冷静的自己,烦。

回到自己卧室,他毫无睡意,躺在床上,他盯着天花板发呆,想起了周泽楷身上的味道。屋子里静悄悄的,两个房间门都没有关,而且挨得挺近,喻文州似乎能听到周泽楷有节奏的呼吸声。
心烦意乱,喻文州起身关上了房门。

今年西伯利亚高压太强,G市难得降温到了零度左右。空调风吹得喻文州逐渐有了睡意。
这时候,“咔”的一声,房门动了动。周泽楷走了进来,迷迷糊糊不清醒的样子。
一句话都不说,就往喻文州旁边躺。喻文州苦笑,这都多少年的毛病了怎么十年了还跟个小孩一样。
周泽楷从小就怕冷很怕冷,冬天是一定不能一个人睡被窝的。而且睡着了觉得冷就自己到处找床爬。

周泽楷一躺下,喻文州觉得自己今晚是不用睡了。刚刚平复了一些的心绪又来了。
无巧不巧,周泽楷睡觉还很不安分,把手到处乱摸了一通,最后停在了喻文州腰间。
喻文州本来在电梯就有些忍不住了,现在只觉得血直往头上涌。咬着嘴唇,凑到周泽楷耳朵旁边,“周泽楷,放手,乖乖睡觉。”明明一句命令的话,可是喻文州不自觉就用了小时候哄周泽楷的语气,童年时候的喻文州说只会让人觉得温柔,如今少年音变成清冷的青年音,这句话就变得百转千回,性感不已。
周泽楷听了,不仅不放手,还直接搂上了。嘴里又在说什么,他们俩靠的很近,喻文州听清楚了。
“文州...我...不放,不想...”软软诺诺的一声,带上没睡醒的迷糊,喻文州呼吸粗重了起来,周泽楷从来都是叫他“哥”的,这声文州过后,他觉得自己真的忍不住了。



身体快过意识,他大脑空白了一瞬间,反应过来,已经吻在了周泽楷的唇上。
明明欲望已经无法克制了,这个吻却依旧干净温柔。喻文州先是舔了一下,周泽楷就瞪大了眼睛,看起来是醒了。
接着喻文州撬开对方的唇齿,感受到了一瞬间的抗拒,他没理,既然今晚已经走出了第一步,喻文州就决定走下去了,停下来不是他的性格,否则他就不会开始。
舌头在对方口腔内蹭着,周泽楷闷哼了一声,放弃挣扎开始配合。喻文州的手抵着周泽楷的头缠绵,喻文州慢慢加深这个吻,周泽楷觉得一瞬间有些失重的感觉。
然后一只手拉开周泽楷的睡衣,长驱直入,摸到胸前的小点,揪了揪,周泽楷被这下刺激得一下喊了出来,喻文州很满意这个反应。
周泽楷相当敏感,接吻过后,小楷楷已经肿胀得吓人,喻文州看到他也起了反应更加兴奋,他其实一直不知道周泽楷是怎么想的,不管是当年的决定,还是今天的妥协。
但是他不想管这么多了,吻在周泽楷的脖子上,手慢慢下移,在周泽楷肚子上画圈圈,周泽楷抖了抖,手搭在喻文州肩膀上,喻文州抓住他的欲望,周泽楷又是一阵呻吟。
伴随着喻文州的动作,周泽楷觉得自己快要忍不住了,他凑到喻文州耳边“文州,我要去了。”喻文州没回答,但是也没放手。周泽楷伸手想去让喻文州松开,一伸过去,就触到了一个更热更硬的东西。周泽楷明白了,他知道喻文州也忍得很辛苦。于是开始扯喻文州的裤子。喻文州手没动了,可是快感依然很强烈,没有释放大脑依旧是钝的。
周泽楷笨拙的包裹住喻文州的欲望,一上一下地动着,喻文州闭上眼睛,紧闭的唇齿间泄出几声充满情欲的低语。
他忍不住又开始吻周泽楷,身体的上上下下,他真的想宣誓主权一样一处处都做上标记。
整个房间充斥着喘息声,喻文州脑袋要炸开了,手上继续动作。
不一会儿两个人都交付在对方手中,满手都滑滑的。然后周泽楷就躺倒了,毕竟舟车劳顿之后本来就很累了。喻文州的欲火虽然还并没有完全压下去,但是他已经清醒了不少,他也明白接下去还能做什么,但是理智告诉他还太早,看着周泽楷躺了下去他也就没再说什么,去洗手间拿了卫生纸擦了擦,就挨着周泽楷躺下了。

今天晚上这到底算什么呢,他不知道,他只是觉得这十年好像让周泽楷变了好多,他们之间似乎又忽然近了些。
看着周泽楷已经睡熟的脸,喻文州发了一会儿呆,意识也模糊了起来,睡着了。

tbc.
黑车吧这就是。说好上一周搞一更就到了现在,感觉我其实都不会开车吧,而且预感我这篇好像十章内都讲不完啊....我不能咸鱼了,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自己啥时候再更(´△`)可能还有回忆杀嘛加上主周视角的

评论

热度(20)